Bramasolo-music

干旱的Arequipa居然下雨了,只有一点点,但还是让我嗅到了一丝潮湿的味道。

然后就不自觉地哼起了七里香,想起了稻香,想起了彩虹……

某些只属于那段时间的神经纷纷复活、苏醒,开始将触角慢慢地探了出来。


我想我可能想换一种方式来想念那段时光。


在有雨的夜晚,就着周董的歌,试图穿越时光。


最好的时光、最好的人、最好的笑颜,烟花一般灿烂,一闪而过。


唯有那些有雨的日子,刻印地清晰。


因为被淋湿的情绪有分量吗?



那段时光,每天踩着傍晚的下课铃声赶到广播台,麻利地开机器,开始播周董的歌……那个时候,他刚刚出了《我很忙》,里面最喜欢的一首应该就是彩虹了吧。...

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

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五年前的一个冬天,那个时候我上高二,那个时候还是用MP3听歌,我只记得那是在上午十点左右,这首歌顺着耳机线滑进耳朵里的那个瞬间,所有的阴霾就被一扫而光了,冬日的阳光变得无比无比灿烂…我想到了我喜欢的人,想到了那只懒洋洋的猫,想到了希腊的海风…脑子里突然就被大片大片的蓝色灌满了。后来再看到那部电影名字“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”,看到那个拥有着如冬日阳光般和煦笑容的女孩,那一头蓝色的短发,觉得好美好美!后来在现实生活中也看到一个留着紫色短发的女孩,同样觉得她的笑容很暖很明媚。
而蓝色,当然也可以是一种暖色调,是世界上最温暖的颜色……

爱情的十二夜



文七海



我喜欢看电影,光影变幻,视听盛宴,更因为电影短,最长不过三个小时,想想那漫长人生的真相不必真的经历漫长的岁月才能了解,就在那几个小时里,你就能看尽别的人生里的悲欢离合、喜怒哀乐……



真的很佩服导演、编剧,短短的十二夜,就将爱情的真相道得那么清楚,再加上林夕大神的点睛之笔:“熟悉的想讲再会,陌生的都很匹配”,所有的一切精妙而令人唏嘘。



第一夜到第十二夜,简单总结下来不过就是恋爱的一套老程序:相遇——相知——相爱——热恋——争吵——分手——受伤疗愈,只不过电影里又多加了两个步骤,让这个过程更完整也更接近真相。受伤疗愈过后...

音乐和读书笔记一

今天我看着那些灵性修行的文章,听着周云蓬的音乐,突然发觉他音乐里面那种沉静的力量,孤独的,在生长的,充满禅意的,正好呼应那些文字,让人看着看着心就不知不觉地变得很安静很安静,感觉身体里的一些杂质和一些浮躁的情绪慢慢地被滤出去了,非常舒服,神清气爽,没有强烈的喜悦和悲伤,反而能体会到一种专注和理解的力量…
文章列表:
1、蒋勋《人性坦荡得一清如水时,就会看到最美好的东西》
2、蒋勋《你觉得不可亵渎的东西突然被亵渎了,才是修行的开始》
3、一行禅师《记住,最重要的时刻只有一个,就是现在》
一行禅师:所有爱、理解和觉悟的种子,早已深藏于我们之中
4、当我们坐禅时,我们在做什么?
5、亲密关系:什么是亲密关系
为...

好词总是常读常新,最喜欢王菲唱到转朱阁 低绮户时的转音,无限清雅,无限温柔,我想倘若让宋朝的女子来唱也未必唱得出这番感觉…

最后的最后,温柔地揭开答案……

岩井俊二的电影总是这样,温柔的、轻盈的、单纯而美好的,像片中从头到尾纷飞的雪花,不沾一丝杂质……

神经大条的藤井树,最后终于明白来自另一个藤井树的喜欢。

温柔细腻的渡边博子,也终于放下了藤井树。

而已经去了天国的藤井树,好像被很多美好的心灵惦念着喜欢着。

藤井树在医院,渡边博子在藤井树消失的那座山下

两个人都有默契的说着:你好吗?我很好!你好吗,我很好!

像是问候,像是回忆,又像是告别,在这生死界限最模糊的时刻与地点。

那个时候,突然觉得,博子和树是同一个身体的两个灵魂,因为藤井树而联系在一起,而远在天国的藤井树,却在人间有着两个惦念他的灵魂。...

近来在读钟立风的《在各种悲喜交集处》,喜欢的歌手,作家都会被钟提及,每每都有一种剥开糖纸的喜悦,这种味道惊喜而熟悉。
今天早晨,听起李健的新专辑,顺便看着这本书,还想着钟应该也会写到李健吧。果不其然文章再翻到下下一篇就是李健,每有这种巧遇,都有一种缘分命定的奇妙感觉…

有时候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对某种味道,某个声音,某片风景或是某个情境,这种没有任何回忆依托的熟悉,带着前世命中注定的神秘感让你着迷。

而今天,我看到你的字迹,你的画,你的诗,我感觉如此的亲近,即使我从未见过你,我从未倾听你,你却好像是我很久的老友。仿佛在很早很早以前,你就潜入我的生命里,成为一个如呼吸般自在的存在了,而那个时间是什么时候,存在吗?我没有一点儿头绪。

洗完澡,整理完桌子,打开音乐,我才开始静静读起你的每一行诗,我邂逅那些狡黠而灵动的句子,也邂逅你的小顽皮,有时甚至被这小顽皮逗乐了。还有你的画,更是将这顽皮的一面展露无遗,我也忍不住想像顾城叫自己一样,叫你任性的孩子。...

很多年前家里高高的板凳

我怀念那种木制的纹理 

凝结着草木和松香的味道

还有光影里

曾经用它来看戏


藏在我口袋里的闪光

我手一挥 是一串黑色的蝴蝶

是一段戏剧的前奏

笑容里掬了一捧羞涩


我亲爱的小哥哥坐在我身旁

妈妈在外面等着牵我回家

他们都是我安心看戏的理由

这样的安心

竟许久不再想起了


© Bramasolo-music | Powered by LOFTER